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走进胸科> 新闻中心>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解放日报》等多家知名媒体报道在我院举办的第23届解放健康讲坛
发布时间:2015/4/15       发布人:root

近日,《解放日报》、《新华网》、《东方网》、《劳动报》、《Shanghai Daily》等多家知名媒体报道在我院举办的第23届解放健康讲坛。

 

下节选自3月31日《解放日报》第八版


科技创新,带来不一样的手术


身上打个小孔就能手术,吞个胶囊可以窥探体内,用质子重离子打走癌细胞,体内植个机器人可以自己开刀……这些绝不是科幻电影的场景,如今它们正在一一实现。作为2015年上海一号课题,科技创新是未来目标,而在医疗上的体现则可以直接造福人类的健康生活。
327日下午,由上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解放日报社主办的上海市健康大讲堂暨第23届解放健康讲坛在上海市胸科医院举行,来自中美两国的知名医学专家共话科技创新,带来不一样的手术?。讲坛承办单位为上海市健康教育所、上海市胸科医院;支持单位为中国联通上海市分公司。


高清一孔便能探胸手术


 


  在胸外科手术中,过去非得打开胸腔开刀,现在只要打个小孔,就能让腔镜探胸手术。陈海泉在《胸腔镜的技术在胸外科的应用》的演讲中,打开了一个全新的手术视野。

  从四孔腔镜到一孔高清

  上世纪初,欧洲出现了胸腔镜,当时主要是治疗功能性肺结核,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美国也兴起了胸腔镜,开始用于检查。上世纪90年代,胸腔镜所用的摄像头已经非常小,进入人体内就可以进行辅助手术。1992年世界上第一例胸腔镜手术完成,当年11月,上海和北京也开始传授胸腔镜手术。陈海泉说:伤口小了疼痛会减轻,病人恢复期缩短。
  陈海泉说,腔镜设备过去是标清,现在则是高清的。通过器械手不能摸,缺乏触觉感,有些地方还有死角等问题都在被技术革新改变。在切口的选择上,从过去的四个孔到两个孔,直到现在甚至只要在身体上打一个孔就能治疗。
  在治疗模式上的改变让从医三十年的陈海泉颇为感叹,过去发现肺癌就已经晚了,后来发现2公分以下的肿瘤即为早期肺癌,但现在已经能发现几毫米的肿瘤,可以看到一些癌前病变的小病灶。怎样把小的病变准确切掉呢?过去仅仅切叶肺,淋巴结不需要做系统切除,但现在对肿瘤细胞的扫除则变得更为彻底。

  材料科学提高手术质量

  对高发的肺部小结节问题,陈海泉提醒,5毫米以下的小结节目前无法判断它究竟是什么,所以需随访,不是立即开刀。如果是510毫米的小结节也有一套随访原则。陈海泉说:很多人问我三个月后万一晚了怎么办?如果晚了,三个月前后处理都是来不及的,不能因为个别情况把不需要手术的人拉来开刀。
  陈海泉介绍,如今手术前有定位导航,用一根极细的针穿到边上定位后,可做一个肺段切除,这样既能把肿瘤切掉,还能有效保存健康的肺组织。磁导航可以导到病变的地方取出组织,探测为恶性,进行射频。至于手术中到底是肺叶切除好,还是肺段切除好等,目前还没有一个更好的数据来证明。陈海泉说,我们希望病人也有勇气加入临床研究,造福自己造福后人,为中国人的科学研究有所贡献!
2002年世界上出现了达芬奇机器人手术,手术器械比人手灵活,360度旋转外还可以达到高分辨率。在镜头系统上,今后可以在胸壁上采用一个无线器械,图像系统会比现在更好。陈海泉展望,随着材料科学的进步,与机械工程师的密切合作下,可以保证手术质量的提高,为人们带来更为安全有效的手术方法。



机器人让宇航员自己手术


 


  让机器人钻到宇航员的肚子里就可以自己做手术,在腹内用钉子标记一下就能让机器人找到肿瘤细胞……作为全世界进行机器人手术最多的专家,罗伯特·塞佛李奥讲述了《机器人肺手术的未来》,描绘了令人吃惊的机器人手术。

  四手机器人比人更灵活

  塞佛李奥在亚拉巴马大学所领导的团队是美国最优秀的胸外科科室之一,年手术量在1500台左右,达芬奇机器人胸外科手术量达到1029例以上,为全球第一。
  塞佛李奥说,机器人手术室里有一个机器人的操作手,另一边则有一个很大的屏幕。医生并不实际在病人身上操刀,而是在另一个操作台上操纵机器人手臂实施手术。机器人有四个手,一个是镜头,另外三个是操作手,医生通过镜头可以看到3D图像。
  机器人有两个屏幕,这样有经验的医生就可以教年轻医生怎么做手术。学生慢慢成长以后,就可以给他一个手、两个手、三个手、四个手去操作,就像在驾校开车一样,如果有一个手操纵不对了,可以赶紧刹车。从安全性来讲,目前已有多个报告证明了机器人手术死亡率比传统胸科手术要低。
  机器人手术和传统手术不一样,医生并不站在病人旁边手术,有的病人对这种改变有些难以接受。但塞佛李奥认为,它的创新正如我们接受智能手机一般,最大的优点是手术医生可以自己操作机器人,不需要其他助手,这使医生对手术有更大把握。机器人更可大大延长优秀手术医生的职业寿命,手术医生年纪大了以后视力会下降,腰椎会损伤,手会慢慢发抖,但机器人手术绝不会受这些因素的影响。塞佛李奥介绍,美国一些法律限制年轻医生的操作时间,他们得到的训练比较少,需要有高年资医生在旁辅助,而此时机器人就成为一个最好的教学机器,有利于年轻医生的快速成长。

  一颗钉子标记肿瘤细胞

  塞佛李奥表示,对机器人手术的未来想象并不是科幻小说,今后会用GPS定位系统找到肺里的小结节,还会有聪明的钉子来标记肿瘤细胞,实施手术的机器人就能看到这些肿瘤细胞在哪里。在与美国宇航局的合作中,塞佛李奥说,现在已经可以做出非常小的机器人塞到宇航员腹中,给自己做手术。我们到火星需要两到三年时间,通过机器人手术,就可以为宇航员在火星上做手术,这不是科幻小说或电影,这个令人惊叹的场景就发生在了今天!
  塞佛李奥说,在美国有一种著名的说法叫“1万个小时,如果想要成为一个出色的外科医生,必须要花至少1万个小时来演练自己所从事的职业。如果遵循了这个法则,花上1万个小时在机器人手术上,一定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随着科学技术的创新,现在昂贵的机器人手术终有一天会变得十分普及。